谁投资了亚马逊河,有人说世界最厉害的河流之一的“亚马逊河”,至今仍没有一座桥敢跨越它,这是为什么?

关注

世界第一长、流量最大、流域面积最大、流程最长、最为凶险的河流,竟然一座横跨的桥梁也没有,这是真实的故事,并非天方夜谭。为何?

图:尼罗河上的阿斯旺大桥

世界第一长河之争

世界最长河流并非尼罗河,而是亚马逊。早期对尼罗河与亚马逊的测量并不准确。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科学家进行了更加精准的测量,并且他们发现了亚马逊始于更长的新源头。

最新数据显示:尼罗河全长6853公里,而亚马逊河流6992公里,因此摘得了最长河流的桂冠,而就是这个地球上最长的河流,却不曾拥有过一座跨河大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长江,世界第三,起始于唐古拉山脉,横穿我国境内,最终进入东海。全长638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截至到2016年年底,长江拥有89座跨江通道,包含公路、铁路及隧道。

黄河,世界第五,始于青藏巴颜喀拉山脉,同样横穿,流入渤海,全长5464公里,流域面积75万平方公里。黄河更多,高达200多座桥梁。

亚马逊河,世界第一,源于安第斯山脉,途径秘鲁、巴西等国,一直延伸到大西洋,全长6992公里,流域面积272万平方公里。

有人可能要说,我们是基建狂魔,但巴西也不至于穷得连一座桥也架不起吧!亚马逊河横跨巴西、秘鲁和哥伦比亚,两岸附近居住着2500万人口,他们生活在不断扩张的大城市和小部落村庄,穿越亚马逊河到岸的另一边对于他们来说是经常的事。他们无法绕道而行,没有任何道路能穿越亚马逊河,它几乎把整个大陆一分为二,因此他们需要跳上一艘小船,通过利用轮渡。

在长江里我们可以游游泳,但有多少人敢在亚马逊河里游泳?虽然《食人鱼》、《狂蟒之灾》过于科幻,但也侧面描述了亚马逊河极为凶险,而广泛分布于亚马逊流域的黑凯门鳄,体长5.5米却是实实在在的!换句话说,亚马逊河比长江更需要桥梁。

调皮的亚马逊河

亚马逊河没有桥梁的原因有很多,人类也并不希望它拥有桥梁。亚马逊生态系统通常被描述为“比生命更重要”的生态系统,除了最长,它还包含了世界上最广阔的雨林。生态系统的特性和原始状态令人着迷,很多人把它称作“地球的肺”。

亚马逊雨林为地球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氧气、淡水及生物多样性,对人类来说,它是一个需要受到强烈保护却濒临灭绝的生物网络。从环境的角度看待:

亚马逊河将世界上1/5的淡水注入大西洋

亚马逊雨林是地球上30%的动植物的家园

亚马逊河每年都会发生洪水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果非要架一座桥会如何?

难以建造的桥梁

在旱季,就亚马逊河的大部分宽度而言,它还不至于太宽而需要超高的架桥难度。但在雨季,河水会上涨10米,泛滥时期上涨更高达20米。对于桥梁的修建,为了防洪一般安全阈值会控制在10米,而20米远远超出正常的设计难度。

除此之外,亚马逊河是一个天然的蓄水池,地势较低,当雨季来临加上周边大量淡入涌入,河道就会拓宽,这种拓宽速度极快。雨季之前5公里淡入涌入,河道就会拓宽,这种拓宽速度极快。雨季之前5公里宽的渡口,在雨季来临之后会在短短的几周内就加宽到50公里。那么工程师到底是建一座5公里长的桥,还是50公里长的桥?我们新建成的港珠澳大桥全长55公里。一些更宽的区域,甚至能膨胀到190公里。

图:港珠澳大桥

假设桥梁的跨度或许对于技术水平较强的我国来说并非难事,但是基建狂魔也有一些解决不了的尴尬问题。即使是我们所建的桥它也不会移动,而亚马逊河会改道,而且是频繁改动。雨季来临,上游会形成更大的流量,带下来更多的泥沙,堆积在原本的河道上,随着不断堆积,原本的河道不断被太高,而水流就会流向更低的地方。

图:亚特兰蒂斯效果图

今天离岸不远的河景别墅村落,过两天就会变成河道中央的“水城威尼斯”,甚至成为“亚特兰蒂斯”。而原本横跨亚马逊的桥梁,雨季过后有可能变成横跨空气的高架桥,成了脱(那个)放(那个)。

土木工程师的噩梦

即使亚马逊河没有改道,桥梁也难以经受住考验。亚马逊河的流速也是世界第一,12万立方米每秒,高速的水流会侵蚀河岸上的大量沉积物,因此河中会存在大量碎屑,对于桥梁来说这属于长期杀伤性武器,会不断侵蚀桥墩。

当雨季来临,水流加快一些植物、碎屑与泥土还会聚集起来形成一座座漂在水中的植物小岛,面积高达4万平方米,高速水流带动着漂流岛会形成强大冲击力。

亚马逊不需要桥梁

从亚马逊雨林上空望去,雨林茂密,人口稀少,我们几乎看不到公路,而桥梁需要道路连接。位于亚马逊三角洲北岸的马卡帕,拥有50万人口属于人口较多的城市,如果你在那里打辆出租车完全不需要担心兜里钱不够,因为没有一条公路可以与巴西其他地区相连。

亚马逊雨林的人民来说,他们有发达的高速网络,而亚马逊河就是它们的天然“公路”,它贯穿大陆,你坐上船可以去到大多数想去的地方。

高速网络与桥梁对通勤者有利,但对树木不利,修路修桥可以带动发展,而修的前提是原始森林的破坏和树木的砍伐,因此亚马逊河上看不到任何一座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