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二月份旅游攻略,二月,贵阳,黔东南,湖南一次自助式十日乱游记

关注

二月,贵阳,黔东南,湖南一次自助式十日乱游记

17日D1我的朋友在贵阳工作,我就突发奇想去一下,正好碰巧在携程网上订到了二拆机票17日12:05分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14:45分到达贵阳机场320元+50元=370元/人机票,下了飞机与机场接待酒店进行了沟通后,决定入住贵州饭店(四星级),因为是淡季加上沟通200元/晚,宾馆还派车免费接送入,接车师傅很客气又健谈,他介绍我们晚上就可以去盐街,吃老凯里酸汤鱼是当地特色,我们放下行李稍为整理就去了盐户街(不必打的,因为贵阳市很少,一般不远处都能走到,走了十几分钟正好看看落后的市容就来到了盐户街的老凯里酸汤鱼,我们点了一条二斤多,二个人吃了,味道的确不错,回到贵州饭店晚上我们打了电话当地旅行社,按排了第二天去了花溪,天河潭,青岩古镇一日游,约好早上七点左右来接,全天共约花150元.+200=350(机票没算)

18日D2因为要参加去了花溪,天河潭,青岩古镇一日游,所以早早起床去盐户街吃是所谓的贵州特色早餐----肠旺面,得出答案-----特难吃!这样去了那几个风景区,但是没让我感到很兴奋,很有特色的地方,所谓的花溪么就是贵州整个地貌就是一些山峦叠状,加之山水下流,造成了一系列的所谓的小瀑布,花溪就是那么一个小瀑布吧了,青岩古镇就是一个比较年久的老镇开了不少的店,与上海周围的老镇的形式相差不多,我们二个吃了二份小点心(4元/份,共8元),难吃的要命,差点吐了出来,这天旅游路线较近,晚上也较早的就被送回了饭店,二个人共花230元.(虽然,票价是148元/人,但是我有VIP证免票),打拆.价,晚上到贵阳市的另一条小吃街叫:下和群小吃一条街,花费很少,二个人大概才花了20多元,我们都是走路来去,所以也省下了车费.=这天花销约250+200=450(一些小吃的钱不算内)

19日D3我们参加了黄果树,陡坡塘龙宫一日游,原价是248元/人,因为我有VIP证,二个共计320元,再上黄果树50元的车票,还让导游忽悠掉了20元,导游让我们去了一个所谓的苗寨(其实,就是一些汉人也许是外出务工,把不住人的老房子租给了大山深处的苗族人(想想也好玩,上海的一些人房子太多了,出租给外来务工者,而,外来务工者又把老家的房产再租给更穷的山里人),这些所谓的苗族人真不简单,与导游联手,算计了大家一把,导游在一边拚命的锹边说:“人家是贫困山区的,应该助人一下”。那么就助一把了,每人出了20元(我想一半是给导师的回扣),进门前(所谓的门也就是进道的地方围了一下做了一个所谓的寨门,进门前每人必须给20元钱进门礼,得到的是每人头上给挂一个特小的木制牛头小挂件,和进门必喝的牛角酒(此处酒特难喝,我后来在真正的苗寨喝过酒才叫好喝)游客必须低头喝,绝对不能手碰牛角,否则,必须全喝完,一进门没啥东西,第一个参观的地点是一个厕所,苗寨导游讲:“此厕所是我们全寨最好的房子了,也是香港某某先生捐助的,请大家别客气上厕所”,引起了大家的狂笑,进而,又乱走了寨子内的一些特破旧的房屋(因为本来就是被汉人废弃掉的地方么),当时大家要发作之际,来到了一个广场,也就是全寨一个平地处,进行了一场表演,不错!也值得表扬,用那么简陋的地方和工具,不但表演还与所有的来宾一起参与进行一场的歌舞,当大家感到出了20元至少还让大家放松了一下,值!的时候,一个小小的游戏接着也开始了,就是让大家每人个人都进行一次(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反正男游客抓的是女苗妹,女游客抓到的是男苗哥,反正结果都让你们每个人都能抓到,正当大家木愣时,寨子中的“长老”出现了,让苗妹苗哥站一排,游客站对面,由“长老”宣读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当各位游客还没搞清楚怎么会事时,头上已被挂上了二个小小的线包----情物,接着,对方马上追着要还礼,至少,也要还给几元钱吧,正当没完没了时,又来了一个游客团,这样,我们这个团就算结束了苗寨游,虽然,玩掉了一些小钱,大家反映还是不错的,至少让大家放松了一下,接着按照预先按排走了几个景点,都没让人兴奋感,只是告诫大家,去黄果树不要座缆车上下,否则,既被导游忽悠掉了钱(50元),又看不到景点,其实走下去与座下去时间上差不多,这样也就结束晚上,回来太累了,我们就在下和群的街边小吃.还是到了前一天到过的那家,吃了相同的小吃,也是花了20元左右完事,=390+200=590元(晚餐一些小钱不算内)

20日D4我们因为前一天黄果树太累了,睡了一个很晚懒觉,朋友蔡先生来电请客在另一家老凯里酸汤鱼馆吃午餐,我们打的花11元去了,蔡先生点了一大桌估计没有300多元下不来,由于他太忙基本上没吃先走了,我们只能拚命的吃,结果还是吃不完只能打了包,这样我们又直接去了甲秀楼,甲秀楼4元的门票,只是一个贵阳明清时期一些知人人士呆过的地方,就像一个很小的私家花园,也算是贵阳市大概能说得出的古建筑吧了,随便座座晒晒太阳,玩后打的还是11元回了宾馆,没事,只能在宾馆房内拍照消磨时间,晚上,吃了中午打包回来的剩餐,可是是感到不够,那么再次光顾下和群小吃一条街,吃了才十几元的东西,来回都没打车走来走去,既消磨了时间,也对贵阳市有了更多的了解,全天花销约36+200=236元

21日D5因为我的同伴要上飞机也不能再玩啥,只能在贵州饭店附近随便走走,我们走到了一家在贵阳市来讲规模算很大的超市,买了一些土产,(辣酱,牛肉干之类.因为,是她付的钱,具体价格不清)再到了一家小吃店,吃了一种酸汤小吃,味不错,二个人才花了十几元钱,回到了宾馆退了房,我与她分开走了,她在宾馆一直等宾馆会免费派车送她上飞机,我么,开始了真正一个人的自由行,座公车(进入 贵阳第一次座公交),1元钱到火车站,座K66次,火车票29元15:.05分开车晚上6点多到了凯里,花1元钱座了一路公交,没方向乱走,到了小十字看看人气效旺就下了车,找了个住的地方,10-30元都有都很不干净,只能走开了,因为我当时的目的是吃鱼,就是找一家真正的凯里酸汤鱼店,让我痛快的吃一顿啥叫真正凯里酸汤鱼,(因为在贵阳就是吃打着凯里酸汤鱼的牌子开着店,那么既然到了凯里就有必要吃一顿当地的有名的东西了,几经打听来到了凯里据说最有名气的快活林酒店,不是在闹市区好在凯里市很少,打车都是五元,但是,我是座公交1元钱(因为,我想既然到了那座城市有必要体验一下当地人的生活)老板替我点了条鱼我都不懂啥鱼,说是68元/斤的么,反正就是想好,今天是来被宰的,只要让我开心100多元也不算啥,老板说:“替我点了一条最小的鱼是1.8斤,”让我就点一条鱼就可以了,我就来了个清吃鱼连酒也不要,味道的确不错,结帐老板讲,120元就算你100元吧,想想也值此价格,一个人吃完后,又座公交3路到了大十字(西部在城市都是以大小十字也区分闹市区的,随便找了家住的地方睡了,晚上住30元/晚, 没洗澡很不干净也没洗脚(因为早上刚从贵阳四星级宾馆洗过)全天花销约29+30+100=170元

她回去的机票690元

22日D6凯里早七点起了床,座上一元座公交去洗马河车站,24元座汽车去千户苗寨,真的到了天堂般的地方,因为是刚开发不久的景点(还没出售门票)据说去年连一家饭店也找不到,由于当地政府较重视一些街道也搞得很干净,拍出的照片,绝对可以说是一步一景,步步是景,加之当地人们的特纯朴,(这里要必要多写几句了,我无意走到了一家叫“苗妹农家”主人:周天芬,手机号:15985531933,13595501706餐馆+楼上住房,我由于向他们夫妻提了些我的建议,比如怎么调整一些房屋内外的摆设等,不想,老板和老板娘就一定要拉着我吃饭,当然,中午时我已经在他们家用了午餐-----因为,她本来不想收的,只是,我感到占点小便宜没意思,最后还是付了20元钱,但是,到了晚上我再次无意路过他们家时,他的丈夫就坚持请我吃饭,并要求我住他们家,苗族人的客气,还刚开始,一上了酒那就来真家伙了,贵州的酒是好喝,先是各人喝自已的酒,主人与客人对着干,到了高潮时,就是换着酒碗喝-----就是对方把自已酒碗里的酒送向对方,让你一次喝个够,那种酒,在你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醉了,在你很放松的情况下已经醉了,在你一点不难受的情况下醉了,在我还没醉的情况下,我想先付晚餐费和住房费,因为第二天,我出门很早会碰不到主人,但是,好客的主人说:“你是打我脸,看不起我”,可想那个成熟的景点的饭店老板会是这样待客的?你会感到这才叫人间天堂。这天花销20元午餐2元的小吃,吃了几种,这天共计花销约50元

23日D7也许前面太顺利了,接着就是最悲惨的日子了,因为感到苗寨那么可爱,苗族人又那么好客,就想再去看看侗族,在千户苗寨打听到去黎平,那么有较正宗的侗族寨子,早上七点花了十元去了“雷山”,结果在雷山汽车站座不到去黎平的车,有人建议去溶江(据说,从溶江再转车去黎平每15分钟就会有一班车了),其实,此方案是对的,可是,上了去溶江的车后(车是从凯里到溶江的过路车,司机为了接客停一下,因为车都是私人的,车票价40元,一般是、车价不是太固定的,对我们外乡人来讲么也不计较了)花了40元去了溶江,司机往往会的一个很偏见地方的饭店停一下,估计是饭店老板与长途车司机联手骗客人的饭店,当然司机也在此吃饭,里面的东西很难吃,价格又贵,我与司机吃的一样,点了一份抄饭12元,难吃死了,基本上没吃,因为吃不了就与司机打听去黎平的路线,没想到“热情的司机,马上打了手机几里瓜位一阵子,我也听不懂讲了些啥随后对我讲:“你应该云从江,那么人侗寨比黎平好了,有个芭沙是人间天堂特好玩”。关于从江我是看到过一些照片的,据讲一说么,我就搞不清方向了,到了溶江,刚下车,他就用手一指,让我上一辆去从江的汽车,我也没搞清啥又被拉上了一辆去从江的汽车,花了25元去了从江,到了从江就是一座很小的城市,打听去芭沙(其实,就是从江城市的某一个山顶峰------从山肢盘个小山到山项到了),但是出租车司机不知怎的,那么点路要收30元还不还价,(一点点的路,只是都是上山的路,据说,下山便宜了,才要十元),没办法花了一整天的时间,75元长途车费,那么辛苦就是让我付三百元也得上啊,其实一会儿就到了,一看妈的,啥鬼地方,人也看不到几个,一个小买部的老板娘向我说:“上午有旅游团来,已经表演过了,现在没啥人”,我在寨子中一个人乱走一气,偶然看到几个老人和小孩子围着火堆在做些手工活,也没人搭理我,还看到一个小男孩一种发形就是四周剃光,只留中间一束头发,我一看就明白了,是芭沙苗寨的特色------中国唯一一个用镰刀剃发的民族,与前一天热情的苗寨相比,我快发疯了,同样的苗寨(芭沙也苗寨),竟会相差如此之远,真是天堂与地狱也!正当我的走投无路时一辆汽车要下山,打听后是黎平特来游玩的游客,我即刻上车,希望越快越好的离开这个鬼地方,到了山下,就是半小时前打的上山的地方,我下了车,感到人很冷落,傍晚的冷风袭来更加深了我要回家的思念了,只能快点找地方吃点东西,快点入住吧,我走了很远的路,心想离车站远点也许价格会便宜一点,没想到越远价越高,真的乱开价,很小的地方,八十元/晚(比贵阳市高多了,比上海也高,老板还讲:“人们都讲我们处的价格是高的,很正常),我就感到此地方是很黑,加上天色也晚了,不敢乱闯就匆匆在一家小超市买了二包牛肉干15元,就当晚餐了,又找了几家住处最后在一家很差的地方花了25元/晚,没洗澡,老板娘拿来了二个热水瓶,洗了个温水脚,入睡了希望黎明快点到来。这天共计花销约160元

24日D8七点钟的手机闹钟响了,我赶快到了汽车站,买了张从从江回凯里市车票价70元,但是,头班车已开走了,只能等到二班车从早上8点,时间还多早上花了4元钱吃了早餐,那么又开始超长途的盘山公路的旅途,边上座了一个侗族医生,她讲你又错了,你应该是座车去黎平,再从黎平云怀化对你才顺路,(因为,我没带地图,回来一看的确如此,因此,外出旅游行千万要带上地图册!!!),车子在中途又停在一个很偏僻小饭店停车吃饭,因为前一天上过当,我也不再吃饭,与一个侗族的女大学生聊天,她对我讲:“她爷爷曾对她说过,现在好多了,以前去一次凯里市要花一个月的时间”,哦,上帝啊,怪不得,乾隆皇帝当年请百寿宴,那些老人要花一年的时间进京了,车子又像前一天去的时候一样,盘着翻过大山,那大山可真叫大山,高!!!据司机讲:“有时汽车开得比飞机还高”,有时云在汽车下面,悬崖绝壁往下起码五百米,如果车子掉了下去,那就粉身碎骨了,前一天进山时我很害怕,第二天出山时,我看看那些座在车上的其他人,都是非常坦然地谈笑自如,没有半点不自在,我也就不再害怕了,因为没吃午餐上车后看到一个女孩子在吃一种不知道是啥,问后得知叫“椁根”,其实就是一种植物的根茎,得知小女孩是花二元买来的,我就给了她二元钱,就把它拿了我自已吃了,(据说是减肥的一点不假,吃后身体的油水也没了,回到上海后一口气吃了半个烤鸭)一直座到下午4点,才到了凯里市,我又错了没问一句话,就直接座了一路公交,花了1元车票去了火车站,(因为本来想去振远,应该直接在汽车站换车就可以了,到了火车站又不对了,火车是无法到振远的),那么,只能跳过振远直接去怀化了,这样在火车站花了5元买了一些点心在火车站乱吃了一通18:06分开从凯里市K66次,票价42元22点左右到了怀化,因为早就听说怀化是很乱的城市,所以我特别小心,因为有铁路站一位好心的乘务员的指点,下了火车就找到了一家,价格比效适中而且设施也不错的,铁路局宾馆,花了40元/晚,还房间内带有洗澡的,就在火车站附近,不错,正当我为这个房间不错而高兴时,我发现洗澡没热水,搞了很久,哦,原来,此宾馆把冷,热水装反了,OK,那么搞清楚就洗吧,当我脱光打上洗发液后,没想到一阵女人的狂笑传入,我想都说怀化乱,看来真的乱,估计我脱光刚洗了澡,就来搞上我了?头一探,但是,室内没人一个人,怎么回事?不是明明声音来自屋内么?再等等,又是一阵狂笑,真的如果换成一般小姑娘会就此吓出精神病,我可没特别慌,心想老子从小练武,今天难道对付不了几个女人?由于后来声音越来越大,我看清了,是一个排风扇处传来的,心想,哦,也许有人在排风房屋做了手脚,但是,啥目的,不清楚,快速的洗完澡,问了老板娘,想不到她一笑地说道:“哦,是那个排风扇坏了,我忘记对你讲了),算我倒霉,走!吃晚饭去(因为中午才吃了个二元钱小女孩给的椁根和在车站买了五元的糕点,还没吃过其他东西了,)走到了,火车站边上的饭店,花了6元吃了几碗饭,就在饭店碰到了个女子,特难看,还要动手动脚,还说:“你的衣服真好看,能让我摸一下么?”我一看,哦,就是明着来了,把脸一沉请小姐你自重,我可不是那种人,请不要逼我打110,但是只是稍振慑了一下,她好像并不太害怕,我就是快点吃完饭离开就是了,心想,怀化的那种女人也太难看了,拉拉民工差不多,拉我?真搞糊涂了。

这天总花销是:约170元

25日D9早上七点照样被手机闹钟叫起,因为前天打听了去凤凰必须要到汽车西站座班车,火车站离西站很近,看也能看到,我也不省小钱了,花了3元钱打了残的去了西站,赶上了去凤凰的班车33元(据车上其他客人讲,他们才只要三十元,我是站内买票的怎么反而比上车后直接付钱要贵?我看了好像有一张保险单,如果真的从大山上掉了下去,再买保险有啥屁用?)这样,车子开了约二个小时,(对座过八小时的翻过大山的我来说,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一会儿到,一到了凤凰果然不出所料,就像网上朋友们写的那样,一下车一大群的妇女盯了上来,我与一对车友们,花了很长时间总于躲开了那些妇女们的骚扰,结果从凤凰城的则面进入了,哦,还是不错的,特别对从未来过的人,一座古城是湖南的风光,与贵州的风光的确有些不同,因为了已开发成熟的景点,所以,商业气息也向其他的成熟的风景点一样,凭着我的VIP证办了一个免费的套票,去了沈从文和一些当地曾经的知名人士的古宅老屋,也许是本人知识素养不够,虽然有讲解,但是,或许那天下着小雨阴霾的天气让人有点寒冷,更本没心思听讲,反正匆匆忙忙地进了几个地方,后面的几个景点也不再进了,就在城内乱兜,在同一家小吃店在不同的时间(因为兜一圈又无意走到了那家)吃了二次小吃,第一次还不错,第二次叫米豆腐的吃不来,二次共计花了12元,心里也一直在盘算,是否要在凤凰城住一晚(其实,成熟的景点,各个饭店和旅馆竟争也是比较充分的,绝对不会像芭沙或一些小地方一样,乱开价的)也就二十元/晚(因为是淡季),第二天有一百二十元车票的高速公路的汽车,可直接到达长沙,但是,天气越来越冷,我想还是快点离开了吧,就简单地买了一点特产(凤凰的姜糖和一包姜片共花了10元钱)座班车15元,到吉首,想上厕所,在西部上厕所都要付钱,一元/次,而且很脏,我看了看环境,哦,有一家气度不凡的咖啡大楼(就在上海来看规模也不算小),作为一个大城市上海来的我来讲,总不能像那些普通人一样花一元钱,在火车站很脏的厕所里解决问题吧?就进了那家咖啡楼,估计一般小地方的人也不敢进入,一进门,小姐以为日本人来了,几里哇拉对我说了几句,看看没反映,(我对日语半点不懂),改用中文发话了,我只能说:“我后面有大队人马在火车站候车,让我先来看看环境,如果可以,就让他们都过来”,最后,当然言归正传,小姐请问洗手间在哪?好了,用完后,又去了对面,吃了一对福建年轻夫妇开的小吃店,花了10元钱,算用了晚餐,味道很不错,前面已经在火车站买好了火车票,就是等时间上车了,说起火车票,我对售票员讲:“要一张硬卧”那售票员正不高兴,嘴上正正在骂人,今天真倒霉,一开窗没卖出一张票,就先来了个退票的(我前面是一个票贩子,要退票),正好我送上去了,她问上铺还是下铺?我想上铺干净点,就说:“上铺”,她说:“我已经打出了下铺了”哦,算了,我就认了,后来上车后一看是一个上下铺都没人的高级包厢,妈的,是没有要的高价票,就你一个人,上下铺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睡都可以,,20:50分从吉首到长沙,N571次,155元车票价,大概比一般卧铺要高出几十元钱吧?没办法,出门在外么,就不要太在乎钱了。这天共计花销约240元。

26日,D10这样,很不舒服半睡半醒的到了早上七点左右,到达了长沙比正常晚点一个多小时,对我来讲无所谓,晚了一点可以多睡一些,因为我醒得晚,车上的水都被那些早起的客人用完了,我只能带着过夜的很难过的口腔出的车站,本来到长沙停留的目的(其实,本不想到长沙的,想到湘潭停下的,去韶山看看老毛子的出生地,由于,几天没好好睡眠脑子不听使唤了,就多买了一站车票),到了长沙本来想想也可以去韶山的,但是,越接近上海天气越冷(早听说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贵州,可是,我到了贵州那么多天竟然没有下过一天的雨,而且,气温很高,让人心旷神怡),但是,进了长沙阴冷的天气让我就一心想快点回上海!!!,我一下车马上就买去上海的火车票,也许是上帝的按排,没想到去上海的动车组的始发站就是长沙,如果,我买了前一站湘潭的话,还没有动车,如果回上海肯定就要慢多了,买了274元,14:28分开的动车票,出站准备消磨掉一点时间,先花了三元钱在车站买了一份早点,用过隔夜还没洗漱的口腔硬吃下去,很难吃,真不知西方人每天怎么先吃早餐后洗漱的,问了这段时间可以去博物馆看马王堆古尸,这样,花了1元钱座了113直接到了省博物馆,太早了,不让进,只能走到博物馆对面的肯得基,进了肯得基更本不理小姐的召唤直接找洗手间,先把自已洗漱一番,让自已至少感到好过一点吧,总于,等到博物馆开门见到了久闻大名马王堆汉墓(免门票),也是由于本人素养不够只是匆忙地走了一圈,没啥特感兴趣的地方(与电视上曾介绍的差不多),时间还太多,因为天气特冷,加上本人早已体力透支,不想再走了,只能再次去了肯得基座着,一直座到肚子饿,花了24元买了一份套餐,在偶在餐厅里听到一句上海话,哦,原来他们是早年上海持内的家属,怪不得,人家说,在澳大利亚悉尼有个小上海,在那不必讲英语,上海话通用,我向他们介绍了贵州的千户苗寨,他们也对我讲,你座动车回上海,要注意:“除了一号线是未班车以外,其他的地铁都已没了,你要抓紧时间的”,OK,一直呆座着,到了时间,再花1元钱,座136路回到火车站,所谓的动车,有点像日本的新干线,只是也许中国的铁路没日本的理想,那么,车速必须要慢,分段的,最高时速在200公里出头,火车上的晚餐30元较贵,我没吃,只吃了些从凤凰带出一些土产,到上海是10:17分出站后赶上了地铁一号线的未班车,4元钱座到新客站,一出站,有从多的空车出租车,但是,看着我没啥行李,都说不走的,或者问去哪?我总于拉开了一辆大众的出租车的门,尽管他说:“不去的,不去的”,我一屁股座下了,外面大雨倾倾盆,我管你去不去呢,就是躲雨的本能也让我不会再出去了,一静心,马上开口说:“你走还是不走?不走马上投诉”(我知道,我已经座在车内,司机只能听我的),打的21元回到了家。

全天花费约330元

总结费用机票370*2+690=1430元

D1至D10费用总结350+450+590+236+170+50+160+170+240+330=2746元

共计花费:4176

(用镰刀剃的苗头)

(苗妹劝酒)

(苗寨歌舞)

(凤凰老城)

(凤凰)

(贵州西江千户苗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