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大清帝国,方方,我转一位晚辈的自述

关注
原创:石山 话足天舌此文为转载,愿看到此文并且善良之人和我一起转发。让更多人看到,毕竟善良的我们怎么可能败给一群疯狂无知的恶人呢!让我们共同守护人性中还存在的光辉吧。

我无所事事的走着,看着高楼大厦,穿梭的车辆与行人,春风十里的街道,思绪万千。

我一介布衣,可称草民。放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是一枚根红苗正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接班人。看着《地雷战》、《地道战》、《闪闪的红星》、《小兵张嘎》,听着《东方红》、《团结就是力量》、《我们走在大路上》长大的孩子,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以及其领导的祖国无限热爱,用网络常用语“此生无悔入华夏”来表达依然显得有些苍白。为了祖国我们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打到帝国主义及其一切反动势力。对压榨我们人民百姓剩余价值的资本家,我们坚决打倒,奋战到底。对伟大领袖绝对忠诚,我带着红袖标,站在天安门,激昂高亢的挥舞着五星红旗,高喊“万岁”!

“醒醒…..醒醒……起来干活了”,被室友无情叫醒的我,睡眼惺忪的敲着文档表格,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吵醒我的梦,坏我好事,我对室友嗤之以鼻,“挤眉弄眼”。——大概来自于90年代末。

对于80年代出生的我,虽然没有经历那段“波澜壮阔”、“激昂文字”的时代,但是时代遗留的影像和曲乐,以及爷爷奶奶精彩的口述(虽然他们看起来都很忧伤),仍然让我这个小屁孩对那个时代“流连忘返”,无比憧憬。

伴随我的成长,是另一幅景象。在我的印象里,大概从70年代末开始,国家就不崇尚无产阶级的光荣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词语开始挂满大街小巷,计划生育的字样写满围墙。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人越来越多的走到我们这片大地,不认识的品牌增加了,暴露的衣服增加了,各式各样的食品增加了,从收音机、录音机,到电视机,各大卫视开始充斥着TVB的热剧,港台电影音乐风起云涌,这让我的脑子与行为凌乱了好些阵子,我的思维好像格格不入了。

千禧年之际,听着朴树的《Newboy》我常常在想,我这种根红苗正的无产阶级战士,社会主义接班人,怎么突然在我们伟大的祖国没有了一块落脚之地,如此落魄,居无定所,仿佛我是个阿Q。

“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人,耍嘴皮字一套一套的,你小子在文革一定是大有作为”,一句刺耳的话在我隔壁桌传来。

“你算什么狗屁东西,你血口喷人” 我拍案而起,“我一心向祖国看齐,我有错么,我穷就该被你们数落么?你们不去骂那些资本家,骂我这个无产阶级拥护者,你们是人民的叛徒、走狗”。我看着惊呆又带有鄙夷眼神的同事,缓缓的提一提眼镜。自然,第二天被收拾东西走人了。——当然骂人是我想象的,只是内心独白。

渐渐的,我已边缘化,我也不知道我该干什么,看着有的同学住进大别墅、开着大奔驰,有的进了政府当公务员,而我还是一个勇敢骄傲的无产阶级,我捍卫我的思想,我不被资本主义奢靡之风腐蚀。我租住在一个小屋,幻想着那个时代的重回,那才是我的时代,怪我生的晚了,没敢上那个人人平等,人人高亢,整齐划一,单一色的服装,统一的袖标,统一的帽子,没有贫穷富贵,没有高低贵贱,只有一个崇高领袖的伟大时代!

那时,我仍然相信那一天会回来。

好死不如赖活,焦急的等待中,无所事事的翻看一本“烂书”,《李鸿章传》作者梁启超?“猫给耗子当伴娘,真是稀奇了”我仅有的课堂印象里,这俩人虽然不是死对头,但也算政敌。李鸿章保守肮脏刽子手,卖国求荣签条约,康有为、梁启超振臂疾呼搞变法保宪政,反正也都不是什么好鸟。心想梁启超专门写一本书骂李鸿章,也挺有意思。

然而?书中竟写:“李鸿章对于中国的意义,就如同格拉斯顿之于英国、俾斯麦之于德国、迪亚斯之于墨西哥、麦金利之于美国”,另外三位大仙不认识,这俾斯麦可是课本上大名鼎鼎的人物,建立德意志帝国的家伙,这李鸿章有这么高的地位?还是出自梁启超吹捧。我顿感不可思议。

这本书自然很普通,但是却给我这个无知的生命体带来了无限的求证欲。虽然只是好奇之心,并非有深读的耐心,当年像我这样的人,半年看不完一本书。我只是想看既然你梁启超胡说八道,我就去看看你梁启超是什么人。然而,越是逐步窥探梁启超,我就越是疑惑,他到底是个什么人!直到好奇心逼迫我一本接一本的去了解这个人的有关文献和作品,最后,我不得不承认了我最开始看到的,历史对梁启超的评价:梁启超被公认为中国历史上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

我现在评价他是清末民初行走的“百度”,一人集九大家于一身,鲜有负面评论。了解梁启超就顺便熟悉了和他共事或间接共事,及亦师亦友的大咖们,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一个人的人物关系,简直就是半个中国近现代史!袁世凯、蔡锷、黎元洪、康有为、谭嗣同、严复、蔡元培、王国维、陈寅恪、胡适、傅斯年、俞大维、梅贻琦、于右任、梁思成、徐志摩、金岳霖、林徽因、林长民、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等等等。那个时代好像几乎所有的风云人物都与梁启超有着或深或浅,或敌或友的关系,人物之多实在是不胜枚举。其言论影响之深远,后人无可评测,其人生平,也被毛泽东、周恩来等政治家大加赞许。

此时,我模糊的感受让我内心大惊,腐朽之大清国天下,居然有如此学问之深,为人其正的大家,给我无以言表的震撼冲击力!

因为梁启超这一个人,我开始品读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等晚清名臣生平事迹及其笔下著作,顺便了解了鸦片战争、太平天国、甲午中日战争、义和团以及八国联军进北京那段波谲云诡的真实历史。这些东西进到我体内之后,我发现这近代史中“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个定义虽然是事实,但却不是我脑中固有的那个印象了。以前我的认识是,大清国腐朽衰败、积贫积弱、落后就要挨打,才导致满清签订那么多不平等条约。通过这些个人传记、家书、日记、旧报等信息,我开始有了些自己的认识。除了以上几点课本保留给我的认知之外,实则还有几个重要的因素,当然纯属个人之见,我总结大清国误于“施政寡善”、“目无规纪”、“民智凋敝”、“家国混淆”,高傲的皇权和腐朽的官宦,把子民推向对立,把外交和贸易当成儿戏,如果大清帝国顺应大势,“君主宪政”、“施善于民”、“兴办新学”,“尊重贸易”,纵使积贫积弱,也有力挽狂澜的可能,不至于中国当时会收得如此惨痛之教训。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其后沿着梁启超这一条线,又去追寻同为清华四大导师之一,被傅斯年评“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的陈寅恪。我总是对这些“吹牛”不信邪,我就想看看这三百年才出一个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事实又打了我的脸,至于陈寅恪有多牛,现在如果我重新来评其学问只能是再加一百年,还是一人而已。

陈寅恪先生给我带来的震撼我想主要有以下几个地方:

一、陈寅恪的学问之大,精通梵文和多种西域古代语言。更有盛传其通晓包括英、法、德、俄、西班牙、日、蒙、阿拉伯、梵、巴利、突厥、波斯、匈牙利、满、藏、希伯来、拉丁、希腊、回鹘、吐火罗、西夏、朝鲜、印地、暹罗等20余种语言。陈先生清华时期讲课“三不讲”,即“书上有的不讲,别人讲过的不讲,自己讲过的也不讲”。被称为“教授中的教授”,他吹过的牛,他都做到了。

二、陈寅恪的爱国情怀,名副其实的官二代富二代,却从不骄躁淫逸,极具家国情怀,十几载潜心修学,得道归来!1949年,他放弃牛津大学任教的机会,拒绝好友傅斯年的赴台邀请,毅然决然留国任教。在当今社会,这“二代”二字已成了铺张浪费、嚣张跋扈、不学无术的代名词。陈寅恪作为清末公派留洋的学生,不辱使命,集中西之文化,留璀璨文明于中华!

三、陈寅恪的郁郁而终,此等珍世旷才,最终却在文革中,遭到残酷折磨。使他最伤心的是,他珍藏多年的大量书籍、诗文稿,多被洗劫撕毁,如今不知所踪,他最终在痛苦和抑郁中死去!

陈先生的一生,令人赞叹惋惜,久久不能释怀。

“陈寅恪先生以其学术架构宏远、博大精深、学贯东西为海内外学者公认为一代宗师。先生向有儒生思想、诗人气质和学人风骨,实为学界之楷模。先生一生主张‘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对学界影响深切久远矣。时下我中华行富国强民之路,以科教予兴国,学界当以国学大师自勉,为强国鞠躬尽瘁不已!——引自路甬祥院士。

也就是从此开始,从骨子里鄙视文人的我,开启漫漫的敬仰之路。

在后面的好奇心推动下,沿线追寻到清末和民国的实业家和资本家,那个时候还没有企业家这个词。从早期的张之洞、方举赞、张謇、荣德生、荣德敬、孙英德,到后期的刘鸿生、范旭东、吴蕴初、刘国钧、卢作孚、陈嘉庚、穆藕初、包达三、胡厥文,女企业家汤蒂因等等,这些企业家绝大多数都是爱国志士,他们呕心沥血的同时,为自己的荣誉,为国家工业化建设,为社会积累财富,为人民提供工作机会,贡献之长远令后人受益匪浅。越是学习,越是发现知识分子、资本家并不可怕,他们很辛苦且不乏正直和友善!然而这些部分人,在国家“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等错误运动中,受到了严酷的迫害,极其可惜和遗憾!

我想到这里,我真真正正的认识到自己错了,我为我之前的极端和无知感到不可思议。我所憧憬的那个整齐划一的时代,虽然看起来人人平等,却是对人性的掩盖,对荒唐的吹捧。肮脏和下流不过是被红袖标和绿帽子淹没在历史的浪潮中!还好80年代初我国改革开放了,经历40年的“实事求是”、“解放思想”,国家经济腾飞,人民生活越来越好了。

如果青年时代的我生在文革那个年代,我可能也是一个沾满鲜血的红卫兵,晚年我会自责终老,后半生悔恨自己亲手造的孽,然而也无法弥补这些真理思想的缺失而造成的文化断层。

如果中老年处于那个年代,我可能会被打为右派,甚至被批斗,被至死!然而,我宁愿我是后者,愿这种死能唤起后辈们对文革的反思!尊重那些晚年被摧残的文人学者,敬佩他们,生命在凋零,痛楚伴日夜,风骨仍犹在。

最近火爆的作家方方,与我本是两个世界两个阶层,但我却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焦虑和彷徨,因我的思想变迁与其颇为相似,当然我与她的地位成就相比,我只是一介草民,不足相提并论。她有说过,自己就是当年文革的参与者。文革结束,她进入大学,看到了更多,了解更多之后,她为自己的过错感到羞愧,她开始了自我救赎之旅,我想这是值得肯定的。

网上对方方的抨击不绝于耳,让我怅然若失,百感交集。我不知道我能为她做什么,我想与其哀叹,不如就尽一份绵薄之力,为方方的精神湖泊再添一滴水,即便我知道这沧海一粟的声音,在目前中国整体偏左的舆论汪洋里,砸不出什么动静,但总比吃瓜看热闹要减轻一点心里的压力。

鲁迅在北洋军阀割据到民国时期,长期撰文抨击政府与社会风气,但他依然能够先后在北京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任教,体面的薪水与崇高的社会地位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即便是“三·一八惨案”发生,鲁迅作《死地》、《记念刘和珍君》等抨击段祺瑞政府屠杀学生的罪行,遭当局追捕,依然有“体制内”官员学者为其奔走庇护,避难期间笔耕不辍。在那个由封建过渡至资本社会的黑暗年代,鲁迅、胡适这类刺头式的为民疾呼、痛斥体制的人,尚且能够善始善终。为何我们现在的文明社会,自信的大国,却连一个温和客观的表达者都容不下了?

有人对“客观”这俩个字颇有微词,认为方方所写全是主观臆断,缺少事实依据,着重描写灰暗而枉顾国家和组织的光辉。那我想问,你真的完整的看过方方的日记么?在微博、抖音大量充斥着所谓正能量的画面和新闻时,我们每天浏览着这样的讯息,难道不能出现一个民间的记录者记录这点点滴滴么?中国着重强调法治国家,对于污蔑和造谣者,尤其涉及政府公职事件,惩处力度不可谓不大。那么网络上跳脚疾呼的同胞们,如果你认为哪条内容不实,能否以你极其爱国之心,到法院起诉她这样一个“造谣者”?到目前为止,我看到污蔑谩骂者人山人海,却没有一个勇于拿起法律武器将它绳之以法的人站出来,这是不是让人费解?

只要我们认可法治,依法治国,我们都可以在法律框架内提出不同意见,在法律框架内行使自己的权利,在法律框架内赚取经济利益,这是否是所有中国人的共识?难道方方作为鲁迅文学奖的获得者,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一级作家,不配拥有别墅么?如果认为方方的别墅来路不明,能否拿起手中的法律武器,去行使自己的监督权?

国内无人敢触碰,国外出版商有意出版方方的日记,又违背了哪条法律和国家信仰呢?借用方方微博里引用的一段话:“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一个自信的政府也不会因为一本书就无端地指责作家。2020年及以后的人民生活状态,取决于本国与各国政府对待新冠病毒的方式,而非一本小小的方方日记。”——来自方方微博。

年轻时,我幻想着自己生活在60年代,手里拿着一本语录,雄纠气昂的跟着红旗手走在康庄大道。

而我现在,只是希望我能在中华这片土地上,用我的知识和能力,照顾好家庭,孝顺父母,教育子女。空余的时间和空间,享受这世间美好!而不是托关系、哄领导、走后门,才能走下人生的每一步。

梁启超先生说:凡一国之立于世界,必有其国民独具之特质,上至道德法律,下至风俗习惯文学美术,皆有一种独立之精神。祖父传之,子孙继之,然后群乃结,国乃成。

最后我借用国学宗师陈寅恪先生的格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予以共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这样的主张而非一家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