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帝国步兵,电攻:不是炮灰 战锤中的帝国守卫军(2)_单机游戏_新浪游戏

关注

各个审判庭下属的一线办事员,就是审判官。这些人的权力极大,在他们办事的时候,帝国里几乎所有机关和部门都要给他们配合和方便。他们还可以调动地方部队,就是地方的卫军或者舰队。还有自己从属的审判庭下的配合部队(但是要审批)。不过各个星际陆战军军团是只跟他们客气客气就好,确实不归他们管的。审判官们有一个最可怕的特权,就是签发灭绝令。在一个审判官认定一个行星上的隐患已经危险到不能挽救,并不值得为此再保留这个行星的时候,会签发灭绝令,然后载有相应特殊武器的战舰会对目标行星施行一次轨道轰炸,这一发灭绝令将消灭行星上的所有人口,实际上,是使整个行星变成一个荒废的世界,不再有任何生物,也不再有任何领土价值(所以做的不是很经常)。

审判官有决定灭绝令的权利。但是对一个行星的消灭,并不是只有审判官才能下达的命令。在13次黑色圣战的周边战争中,一个被死亡守卫CHAOS陆战军几乎变成活死人世界的农业行星被执行了灭绝令,但是执行者是星际陆战军的一艘突袭巡洋舰。下达最终命令的是地面上最后的防御城镇的牧师(本来应该是陆战军的队长,但是当时下到地面上的陆战军已经全员战死)。那一次的灭绝令最终执行者虽然不是审判庭,但是授权的是帝国高层。这个例子上来看,执行灭绝令的可以不是专属于审判庭的人员,但是授权的级别起码要够高。帝国里权力能高过审判官的……没多少。

灭绝令究竟是什么

灭绝令灭绝令

灭绝令是人类帝国签署摧毁单个行星生物圈的攻击指令。灭绝令通常是作为一种最后的解决手段。当坚守或者夺回一个行星的代价过为高昂,或者整个行星都被浑沌侵染,处于叛乱状态。灭绝令很少被用于帝国重要行星或者有丰富产出的行星。只有帝国的高级将领,例如战帅或者数量有限的审判官有权利签署灭绝令。

灭绝令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执行。最为常用的是帝国海军常规火力的轨道轰炸。但是有时为了特殊的目的,例如摧毁行星表面的生物或者摧毁地壳中的深层工事,也会使用病毒炸弹或者旋风鱼雷。

灭绝令的执行案例:

1.多鲁玛Ⅳ(Dolumar Ⅳ)在帝国,钛帝国和浑沌的战争后,被作为灭绝令的执行对象。 轨道战舰用强有力的集中火力攻击(lance strike),将浑沌侵染的神庙化为灰烬。

2.旋风鱼雷随即发射,将浑沌侵染的痕迹完全抹去。

3.最后,神庙的所在地被帝国舰队用直接火力轰炸,以撕裂地壳

还有特殊的方式,例如13次黑暗远征时,行星统帅尤萨克.E。古瑞德(Lord Castellan Ursarkar E. Creed,卡迪安帝国卫军的领导,军衔位于Lord Commander Militant of the Imperial Guard; (Lord Commander Militant), Lord General Militant,Lord Marshal之下,是拥有Lord头衔最低的军衔,似乎是一个帝国卫军征兵世界的统帅)就曾经下令将监狱行星圣约斯曼的希望(St. Josmane's Hope)上的巨型反应堆过载,因为浑沌军队马上就要攻占此行星。反应堆融化时产生的巨大爆炸将整个行星撕裂。

一些极少使用的武器也会用于灭绝令,专门用于摧毁没有大气或者没有有机物的行星(后者大多数是太空骷髅的墓穴世界)。这类特型鱼雷通常装有两级弹头。第一级弹头产生高温等离子体,穿透地壳和地幔,使得剩下来的鱼雷可以穿过刚刚钻出的洞直抵核心。第二级弹头是改进后的旋风鱼雷。第二级弹头爆炸后将使核心处于不稳定态。通常情况下足以摧毁整个行星。

帝国守卫军的不朽战车与其卓越的指挥者

黎曼鲁斯黎曼鲁斯

卡迪安第一百二十四团第三装甲连的一个最伟大的英雄是上校塔姆斯・瑟罕,黎曼鲁斯主战坦克“帝皇之砧”的指挥官。闻名于总是开着舱门与他的家传动力军刀投入战斗,他蔑视那些有注视将死之敌的荣耀时龟缩在他们的车辆里的人。因为无论何时都渴望带领他的车辆冲锋,在为期六个月的德拉希安战役中他的连队花费比整个罗阿克兰第二百三十五团在他们为期三年的洛德温地带解放战争的记录中更多的燃料和弹药。而且瑟罕上校是在卡迪安第一百二十四团唯一赢得马卡里乌斯骑士勋章的战士;在伍德肯浅滩战斗中他和他的连袭击并摧毁了一架混沌战斗泰坦。那泰坦守卫着装甲车辆可以渡过亚斯图河并袭击敌人后方梯队一处地点。帝国势力部署了强力的冲击,试图通过浮桥过河,但每一次尝试都失败了。帝国部队指挥官未曾注意这个位置,直到瑟罕的坦克抓获了敌人侦察连从北面渗透的突击部队,并且得到了他们如何能不被发现地接近帝国军的位置的信息。

瑟罕立即登上了他的坦克,征用了供给给第二连燃料和炮弹后轰鸣着开到到北面去搜查该通道。破晓之时,他的侦察车报告发现了浅滩,虽然因为他们试图强渡而吸引了猛烈火力。但决心不记成本地要利用这个浅滩,瑟罕带领他的车辆从他们的车阵和驾驶他的坦克直入水中。在坦克到达的河中心时,雷鸣般的震撼颤动着大地――一架泰坦高耸的形像从河谷岸边的背后出现。三辆黎曼鲁斯在其余则能够散开和反击之前被泰坦的巨炮以同样的时间(三秒)内炸成了碎片。巨兽的空虚护盾闪烁在炮弹的冲击下,但没有一发可以穿透其厚重的装甲;另一大片坦克在其摧枯拉朽的火力下爆炸。

瑟罕上校带队冲锋,他的坦克喷吐着烟雾从河中冲出;支援步兵等待在泰坦的阴影中,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坦克从河中浮现,其压制火力开始付出代价。数辆存活着接近泰坦的坦克的炮弹近到足以穿过他们的敌人的盾牌;装甲板在接二连三的轰击下被弹幕破开熔融。意识到它低估了它的敌人,泰坦开始撤退――但瑟罕上校是不容忽略的;他开车直至泰坦,将他的剩余弹药打入了其脆弱的腿部关节。他最后一发炮弹引爆了这战争巨兽的关节,沐浴在熊熊火焰和爆炸的金属碎片中,泰坦轰然倒塌在了上校的指挥坦克上,将他和他的机组人员砸死。该连被打残的最后幸存者通知了团总部,并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四小时内卡迪安第一百二十四团的侧翼部队越过亚斯图河,并在他们的敌人完全措手不及时赶上了,猛冲碾过了他们的储藏供应营地。每一个阵亡的坦克乘员得到了血红勋章;尽管一些军官认为他应该被军事法庭追审,瑟罕上校被授予马卡里乌斯骑士勋章。

虽然说这是个一个极端的例子,但瑟罕上校有着相当典型的装甲连指挥员心态:敢为人先,戏剧化而富有活力,始终在前线领导还有藐视懦夫。装甲连的男女士兵认为自己是帝国卫队的精英部队,而且常常对卑微的步兵不屑一顾;更加经常忽视了为实现胜利帝国卫队所有的不同部队必须共同努力。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