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韩国总统缘何成了世上“最危险的职业”? − 前沿观察 − 文库 − 宣讲家网

关注

10月25日,韩国总统李明博之子李时炯现身特别检察官小组(“特检组”)办公室,接受“私宅门”事件调查。他是韩国首位接受警方讯问的在职总统子女,也是第11位接受调查的总统子女。

自全斗焕以来,历届韩国总统皆高举反腐大旗,最终却无不因子女亲朋涉腐而毁掉一世英名。这已成为一道独具韩国特色的政治景观。

也有人认为,韩国总统的“宿命”是韩国民主运动的衍生品,它以一种“自残”的方式,彰显了韩国民众上下一致的反腐决心和对清廉政治的孜孜以求。

“一出又臭又长的连续剧”

10月25日上午,韩国“特检组”办公室门外,四百多名记者蹲守在街道两旁,130名警察严阵以待。10点11分,李时炯现身。他一身深色西装,表情严肃。面对记者的追问,他表示:“我将讲出一切,给出坦诚回答。”

他的伯父、李明博的长兄李相恩,因涉嫌向侄子非法贷款6亿韩元,也接到传唤通报,其办公室和住宅遭到搜查。据悉,李明博的妻子金润玉也可能被传唤。

一个月前,李明博刚刚就另一位兄长李相得及其亲近助手腐败一事向国民鞠躬道歉。李相得是国会六朝元老,曾任副议长,被韩国媒体称为“总统最大的后盾”、“执政党的太上皇”。7月11日,他因涉嫌收受银行约7.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50万元)非法资金被批捕。现任总统胞兄被捕,这在韩国宪政史上尚属首次。而他的涉嫌时间恰恰发生在李明博当选总统前夕,贿金是否用于助选,势必成为检方追查的重点。

与此同时,大国家党议员郑斗彦也因涉嫌从储蓄银行处收受非法资金遭警方申请拘捕;备受质疑的总统府第一附属室长金禧中则突然辞职。这二人与李明博交情甚好,前者是李明博2007年总统竞选团队核心人物之一;后者自1997年起即任李明博秘书,负责总统日程安排,堪称其最贴身的亲信。

兄长“虎落平阳”,左膀右臂先后遭斩,媒体讽刺这一系列丑闻是“一部又臭又长的连续剧”。然而,最令李明博脱不了干系的还是儿子李时炯制造的“私宅门”事件。

去年5月,李时炯和青瓦台警护处共同购买首尔市瑞草区内谷洞9处地皮,用于为李明博建造卸任后的养老寓所和警卫设施。双方共投资54亿韩元(约合3100万人民币),其中李时炯承担11.8亿韩元(约合680万人民币),警护处负担42..2亿韩元(约合2400万人民币)。

韩国最大反对党民主党提出质疑。首先,这些地皮以李时炯的名义购买,而非李明博,涉嫌违反“购房实名制”,有逃避“赠与税”之嫌。其次,李时炯购房时年方33岁,只在伯父公司上班3年,一个普通“工薪族”何以负担得起11.2亿韩元的天价地皮?尽管他声称,钱款来自将现居旧宅抵押给银行获得的6亿贷款和从亲戚处获得的5亿借款,但舆论似乎并不相信。第三,警卫楼用地规模远超历届卸任总统,浪费公帑,道德有亏,且私宅用地和警卫楼用地混在一起购买,公私不分,存在暗箱操作可能,有公款补贴私宅之嫌。

面对汹涌的舆论压力,李明博不得不宣布放弃购地计划,并于今年9月通过《内谷洞私宅特检法案》,对“私宅门”事件进行特检。

难逃“悲情总统”宿命

自上世纪80年代实行民主政治以来,韩国仿佛中了“魔咒”:历届总统在任期内或卸任之后,无一例外遭腐败调查,或受牵连,或毁誉,或自杀。韩国总统成了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最“悲情”的是,这些总统上台时,无不振臂高呼,誓将反腐进行到底。但最终,最能证明其反腐成效的,却是家属子女、挚友亲朋的纷纷落马。

韩国第一位文人总统金泳三一上台就掀起史无前例的廉政风暴。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将自己和家属的全部财产公布于众,以此为起点推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这枚重磅炸弹一拉响,多名高官应声倒下。

接着,他点了第二把火:推行金融实名制,禁止在一切金融活动中使用假名,以防偷税漏税。正因为这一制度的实施,全斗焕、卢泰愚巨额秘密资金被揭,两位前总统锒铛入狱。

金泳三在反腐中强调“清理上水”,认为“上梁正”可致“下梁正”,他本人也的确以身作则,生活非常简朴。可是,在1997年针对韩宝公司破产案调查中,金泳三次子金贤哲被控受贿32.2亿韩元、逃税13.5亿韩元,成为首位卷入大型腐败丑闻的总统儿子。这对“反腐先锋”金泳三来说,不啻为一记耳光。他无比羞愧地向国民道歉,称“儿子的错就是父亲的错”。

金大中上台后,致力于制度性反腐建设,倡导制定《防止腐败法案》,鼓励市民参与反腐监察,强调在中下级公务员中清理腐败。事实证明,中下级官员的腐败比高层更触目惊心,1999年9月至2000年6月,共查处2246名腐败嫌犯,拘留810人。美国商务部2000年发布的《防止贿赂议定书》高度评价韩国政府的反腐败努力,称其为“模范成员国”之一。

然而,历史又一次重演。2001年末,金大中长子金弘一被曝涉嫌腐败;次年,二儿子金弘业被控受贿48亿韩元和逃税,被判入狱3年零6个月;三儿子金弘杰被控受贿35亿韩元,被判入狱两年。

3个不争气的儿子让金大中愧对“江东父老”。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先后5次向国民道歉,痛惜子女问题是“一生中最大的不幸”。

最惨烈的当数卢武铉。这位平民总统高喊“实现新旧交替,打破旧政治和特权政治”的口号上台,誓言扫荡特权阶层的腐败之风。他在任期内各方面都乏善可陈,但保留了“清廉”的名誉。

2009年4月,泰光宝业会长朴渊次行贿案东窗事发,不仅卢武铉本人,他的儿子、女儿、妻子、兄长、侄女婿及诸多亲信都被指控从朴渊次手中收受贿赂。一夜之间,昔日“无能但清廉”的总统成了“无能且腐败”的总统。

5月23日凌晨,即将面临检方正式调查的卢武铉跳崖身亡。他的遗书耐人寻味:“不要道歉,也不要埋怨,都是命……在遥远的未来,历史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