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脑机,脑机接口是啥,想一想《黑客帝国》就知道了

关注

脑机接口是啥,想一想《黑客帝国》就知道了。

当然,马斯克的没有这么吓人。

手术过程大概是:取下很小的一块颅骨,植入电极和电线,最后安装脑机接口设备填补头骨的空缺这个手术机器人能够绕开血管,不会有特别明显的损伤。

电极在进入脑子以后,就能把脑内的信号通过脑机接口设备传递出来,从而监控、干预大脑的活动。

马斯克一如既往毫不掩饰自己的乐观。

他认为哪怕往近了看,这技术对多种神经系统疾病治疗有巨大潜能。

往远了说,他希望在25年内实现终极目标——人在死亡后储存大脑,成为在线幽灵,实现科幻片里的“数字永生”。

美国像马斯克这么疯的人不只有一个。

这个图腾的基座,是一个团体,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给美国霸权续命的“科技激进主义”思潮。

1、统治世界的“黑手党”

在硅谷,“paypal黑手党(Paypal Mafia)”的大名如雷贯耳。

这是二十多年前创立支付软件Paypal的一群人,“黑手党”代表着其内部特立独行的小圈子文化。

2002年,Paypal出售给eBay之后,创业团队的大部分重要员工纷纷离职,各自创业,搞出了二十多家互联网独角兽,诞生了超过200位亿万富翁。

其中包括Youtube、Tesla、LinkedIn、Yelp、Flickr、Mozilla、Airbnb 等在内的美国有头有脸的绝大部分知名科技公司。

他们中以埃隆·马斯克和彼得·蒂尔的影响力最大。

彼得·蒂尔与埃隆·马斯克

Paypal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的创投基金founders fund,因为投资了初创时的Facebook,拿下两万倍收益,从而一战成名。

后来,特斯拉、spaceX、youtube,都有彼得·蒂尔在背后推动,于是有了“硅谷创投教父”的头衔。

“Paypal黑帮”的个性来自于过去的创业历程。

为了跑马圈地,Paypal开创了互联网“病毒式营销”——通过“垃圾邮件”告诉收信人,每开通一个PayPal账户就送10美元,然后给其他人转账,双方又都能获赠10美元。

为了赚那些引荐费,很多ebay商家甚至自发宣传起了Paypal。

靠着这套超前的指数级传播方法,Paypal率先在美国银行业的铜墙铁壁上砸开一个缺口。

作为“paypal黑帮”核心人物的彼得·蒂尔,其激进、邪性程度与个人野心丝毫不亚于前者。

彼得·蒂尔在普通人眼里最邪性的一件事,就是他对于长生不老的热衷,因为方法有点毛骨悚然——换血。

光投资还不够,他还公开承认自己正在服用激素药物,从而带动了投资界与富豪们对换血、嗑药永葆青春的风潮。

有一次,一家名为Gawker的媒体曝出,他每个季度都会花费4万美元来给自己输入 18 岁成年人的血液。

在公众眼里,他化身吸血鬼,和几百年前用少女鲜血洗澡驻颜的“血腥玛丽”有得一拼。

他们认为,Paypal要改变的不只是美国的传统银行,它还代表了一种互联网世界的新美元载体,随着互联网自由的理念,冲破传统意义上各个国家的金融管制!

一旦完全渗透成功,Paypal更可以跳过一国银行与货币系统,直接让邮件支付的美元广泛流通于个人手中,配合美国的政治手段,足以连根拔起对方整个货币体系。

2、投资教父的野望

作为Paypal黑帮的核心人物,彼得蒂尔最为人熟知的头衔是“硅谷创投教父”,但与普遍支持民主党的硅谷传统大公司不同,他是共和党保守主义的拥趸,非常另类。

2016年,硅谷一众人都在支持希拉里的时候,彼得·蒂尔就公开给特朗普站台,他还开出了125万美元的支票,并在硅谷为特朗普召集一批智囊,成为了特朗普的在科技界的铁杆支持者。

彼得·蒂尔因此进入了特朗普的执政过渡团队,在与硅谷大佬们的会议中,与副总统迈克·彭斯一起成为了准总统的左膀右臂。

特朗普政府过渡团队成员——彼得·蒂尔

另一个让他支持特朗普的原因,是特朗普强硬的对华政策。

一方面,彼得·蒂尔早就对苹果、谷歌、微软等硅谷互联网巨头非常不满,连自己投资的Facebook都不用,认为硅谷已经江河日下。他用了一个形象的对比:

“我们想要一辆会飞的汽车,但只得到了140个字符(指推特)”

言下之意,除了码农们搬砖搬出来的网站和APP,硅谷没有出现真正改变人类的创新,甚至陷入十几年都再无新巨头出现的僵局。

在彼得·蒂尔看来,除了自己的创业伙伴埃隆·马斯克,其他所谓的科技公司大概都入不了法眼。

他怀念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在那个美国科技普及的全盛时期。

对于中国的崛起,彼得·蒂尔同样从“创新”的角度进行了解读。

他把中国的崛起看做从“一到N”的技术复制过程,认为“从零到一”才是真正革命性的进步:

中国是全球化的范例,它的20年计划就是成为今天的美国。

中国已经直接复制了发达国家的有用之物:19世纪的铁路、20世纪的空调,甚至整个城市。

也许这种复制可以使中国在建设道路上少走几步—比如,不用安装路上线路,直接实现无线通信,但是,这依然实在复制。

不鸟政治正确、挑战普遍观念、反对全球化、鼓励垄断,可以说,只有颠覆世界的激进创新才是德味儿浓厚的彼得·蒂尔所看重的。

3、纳粹式垄断

根据指控和爆料 ,多年来,Mithril Capital只投资了12亿多美元管理资金中的一小部分,配置效率非常低下,还夸大投资项目进度,谋取巨额管理费。

简单来说就是ppt骗投资,新概念割韭菜这些把戏他们照样在玩,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FBI调查彼得蒂尔的秘银资本

彼得蒂尔想一次次复制Facebook、特斯拉的成功、不断开辟科技蓝海,但大多数时候只是漂亮的泡沫,反而陷入了创新不如割韭菜的老套路中。

在媒体笔下,SpaceX手中握有可回收重复利用火箭技术、轻量化箭体、“梅林”火箭发动机等核心黑科技,把马斯克神话成把人类带到宇宙的“天选之子”。

但实际上,火箭回收技术,其实在20世纪80年代,苏联人就已经在开发了。

近日,美商务委员会谈判代表正在考虑NASA授予SpaceX的合同是否合适,理由是上海特斯拉工厂接受了大量低息贷款,指责马斯克可能因此泄露SpaceX的先进技术。

在他们看来,只要可以占领科技蓝海、继续维持世界中心地位 ,哪怕这种方式有悖道德伦理、逆政治秩序而行、无视现实困境、甚至极有可能捧出一个反民主的独裁者,这帮科技激进主义者也丝毫不在乎。

4、美国式入关

大航海时代,本质上就是大陆一隅的欧罗巴蛮夷对古代文明世界的一次入关。

只不过,那时候的“文明世界”绝不是欧洲,而是亚洲,尤其是中国。

中国人、阿拉伯人、印度人占了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口,各国相互商贸,瓷器、马匹、茶叶、香料、象牙、黄金应有尽有,繁荣、富庶。

但也正是这种一无所有,让欧洲人主动干起了最危险的远洋运输业务,比如日本战国时代与中国明朝的贸易就被荷兰人垄断了。

在前殖民时代的近百年里,欧洲人一步步垄断航运、建立贸易据点,实现科技领先,最终反客为主,成为横扫亚洲诸国的殖民者。

亚洲的物产、非洲的劳力、美洲的黄金白银集于一身,两手空空的欧洲人就可以建立起以自己为中心的世界经济秩序、交往规则,从野蛮人摇身一变,登堂入室,颠倒黑白、粉饰自己的祖先。

西方文明的崛起,本质上就是对古代欧亚大陆世界的一次入关与洗劫。

殖民体系确立之后的19~20世纪,从法国大革命到一战二战,欧洲列强分赃不均、相互恶斗,欧洲中心地位迅速崩坏,美国成为西方文明的中心,但其本质仍然是西方文明思维的一种延续。

后来,美国通过美元与美军的联动,变成了吸收金融、人才与科技的中心,代价是美国也成为政治恶斗的中心。

从冷战后空前强盛到今天经济空心化、政治极端化的积重难返,"美利坚乌合之众国"只花三十年 ,就把人类灯塔变成了丑态百出的旧世界。

全民反智、血缘政治、武力扩张、地方分裂,最终由一场疫情戳破了美帝的新衣。

贸易战打到今天,中国出口额反而从前几年的13%,逆势增长到全球份额的20%。

关于疫情的种种抹黑与贸易战制造的全球经济危机,不但没有削弱,反而证明、强化了中国产业链集群的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

中国正在推动、享受全球化的竞争优势,成为世界新经济体系的创立者、维护者,通过一带一路/亚投行,推动一个21世纪的“世界之海”逐步成型,加速抽空美国政治、经济、金融、文化乃至军事霸权地位。

土崩瓦解的古罗马立柱

彼得·蒂尔们非常清楚,对于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文明而言,要么开辟另一块“新大陆”,否则就会将中心地位拱手让人,沦为关外蛮夷。

只不过,这次,新大陆不在大洋彼岸,而在于科技高地的争夺。

随着特斯拉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车企、SpaceX成为美国太空科技主要力量,以及更多硅谷科技狂热分子正在涌现,一次次给美国续命。

下一个乔布斯不是做智能手机、下一个盖茨也不做操作系统,下一个马斯克也不会再去搞电动车与火箭......

二十多年前,一帮年轻人被华尔街的old money视为怪咖,今天,他们已经成为驱动美国前进的主力。

内卷之下,在“从零到一”这个开拓创新的赛道上,如何对抗美国式“科技黑帮”,我们仍旧道阻且长。

查看网友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