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WHITEFOX改编的动画片系列,多人伦交疯狂/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关注

 八杯热奶茶就这么全都砸在了钱有福的背上,将他的衣服弄的湿漉漉的不说,王建设过来就对着钱有福一顿痛揍。

 

王建设年龄虽然不大,但他的力气却不小,直接把钱有福打趴在地上。

 

钱有福是一个富家子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自然不是王建设这个农村小伙的对手,虽然到了城市备考,王建设也没有停下锻炼。

 

钱有福气坏了,虽然处于弱势,但他的气势不输,而且他觉得在孙桃桃面前绝对不能丢了脸面,大声骂道:“你是哪里来的乡巴佬,找死是吧。”

 

孙桃桃傻傻的愣在那,完全不知所措,倒是王建设淡定的很,他恶狠狠的看着瘫在地上的钱有福,大声道,“我是她弟弟,你敢欺负我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着上前对着钱有福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的钱有福完全不敢还手,那个力道,孙桃桃站在一旁只是看看都觉得疼。

 

钱有福也没想到孙桃桃的弟弟会出现在这,他看了孙桃桃一眼,却没有说出他和孙桃桃的关系,而且自己也理亏,一时半会竟是不知道如何解释。

 

“你在打我,我就报警了。”钱有福没办法了,喊了一句。

 

孙桃桃都快吓傻了,此刻反应过来,过去抱住了王建设,叫道:“建设,建设,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教训了一顿就算了。”说着强行拽着王建设往楼道外走。

 

孙桃桃心底忐忑不已,总觉得她和钱有福的事情被王建设知道了。

 

王建设不提起,孙桃桃也不想承认。

 

“建设,你怎么来了,你要在晚来一点,我可就……”

 

孙桃桃眼眶红红的,真心委屈,昨天和钱有福都说好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要言而无信呢?

 

还好,王建设及时赶到了。

 

心底此刻对王建设的好感多少增加了一点,可想到之前王建设对自己做的那档子事,她还挺恨王建设的。

 

这会想想,其实也怪她自己没做好,她还责怪这个王建设,心底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担心归担心,她还是抬头仔细打量王建设,发现他并没有任何异样,悬着的心多少落了一点下来。

 

孙桃桃对王建设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王建设也感觉到了,心中一喜,看到孙桃桃那怜弱的样子很想过去抱抱孙桃桃,但他没有行动。

 

这个女人对他的态度才刚刚好转一点,他不能再让孙桃桃厌弃他了。

 

“孙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不拉着我,我非得打死这个狗东西不可。”王建设疑惑的问。

 

听到这话,孙桃桃心中一颤,解释道:“建设,他是我们这的高端客户,这件事情我会转告经理的,你要是真的把他打出个什么问题来,我们可赔不起。”

 

王建设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不是瞧见你被欺负,我就着急了。”

 

孙桃桃心中一暖,老公周小庄都没这个小男人这么关心过她。

 

她的心开始狂跳,脸颊羞红的开口:“建设,没事的,我要去公司处理事情,你先回去吧。”说完,她上前拥抱了一下王建设便跑开了。

 

王建设整个人都傻楞住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孙桃桃已经跑开了。

 

王建设很开心,这至少证明孙桃桃不讨厌他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忧,准备晚上过来接孙桃桃回去,省得她又被那个男人堵住。

 

王建设脚步不停的走,他决定去菜市场买点好菜,晚上好好的招呼这两个女人。

 

不都说,征服男人的心,要先征服他的胃吗?反之,女人亦然。

 

孙桃桃来到公司,估摸着钱有福应该到了,虽然她没看到人。

 

赵泉亲自站在前台在等她,脸色冷淡,语气有点生冷,“孙桃桃,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孙桃桃心突兀的一跳,心底清楚肯定是钱有福说了什么,好担心赵泉会直接让她走人,甚至还得赔偿钱有福,因为要还房贷,她现在可穷死了。

 

孙桃桃低着头,随着赵泉的脚步朝着他的办公室走。

 

刚刚王建设将钱有福打的可并不轻,到底伤得重不重,孙桃桃也不清楚。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钱有福果然坐在办公室内,他光着膀子,那件沾满奶茶的衣服已经被他扔掉了。

 

看到孙桃桃走进来,脸色立刻大变,吼道:“孙教练,这件事情咱们到底要如何解决?”

 

孙桃桃心底害怕死了,面上却是处变不惊,她看向钱有福,语调丝毫不退让,“钱总,这件事情要是真追究起来,您的责任比较大吧。”

 

钱有福气坏了,在他的眼底,孙桃桃就是他钱有福花钱买来的女人,是他钱有福的玩物,他想玩随时都可以,没想到汤没喝一口,还被人给揍了一顿,心底别提多气。

 

他坐在那没动,冷冰冰的看着孙桃桃,“确实是我不对,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但那小伙子也用不着往死里打吧,我要起诉。”

 

孙桃桃吓了一跳,她不想王建设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牵连,毕竟他马上就要考试了。

 

更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拽出她和钱有福之间的关系,她可不想和周小庄离婚。

 

孙桃桃哀求道:“钱有福,我赔钱还不行吗,你要怎么医治,这钱我都出。”

 

钱有福冷哼一声,叫嚣道:“老子就是要他坐牢,我这就找律师!”说着,掏出手机打开拨打电话。

赵泉见状,立马上前拽了一下钱有福,两个人在那小声的嘀咕了一阵,才松开钱有福走到了孙桃桃的面前。

 

赵泉看着孙桃桃认真道:“孙桃桃,我们公司缺个管理,你上吧,工资给你加一半,至于你和钱有福的事情,我中间说和一下。”

 

孙桃桃没吭声,她刚刚只是嘴上逞强而已,钱有福真要住院医治,就钱有福的德行,不花个上万是不可能出来的,她哪里有那么多钱。

 

钱有福也没吭声,心底憋屈,可赵泉说的对,孙桃桃只是他的瑜伽私教,并不是他的情人,昨天那一次还是他用了东西的结果。

 

他要想长久的拥有孙桃桃,就必须听从赵泉的意见,这次就算了。

 

要想完全得到一个女人,必须先得到她的心。

 

不然孙桃桃一直被自己强迫着,玩起来也没多大意思。

 

赵泉看向钱有福,使了个眼色说:“钱有福,你自己来说吧。”

 

钱有福的身体此刻还生疼的厉害,他动都没动,直接把要求说了。

 

“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是喜欢你,可用的方法也不对,我向你道歉,你弟弟今天把我打伤了,只要你陪我吃顿饭,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怎么样?”

 

孙桃桃不敢吭声,这是打一棒,再给个甜枣。

 

她始终觉得一开始这就是一场阴谋,而她就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

 

她侧脸看向赵泉,心底有点慌乱,问:“赵总,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按照常理来说,这是她和钱有福之间的事情,不关赵泉什么事情。

 

赵泉心底也是过意不去,但他绝对不会承认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卖掉了孙桃桃。

 

“孙桃桃,钱有福到底是我的朋友,若是我和他不认识,你们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这点东西是你应得的,权当大家交个朋友,这件事情算了吧,晚上的饭我做东。”

 

孙桃桃低头沉思了一下,心底委屈,可她需要这份工作,需要钱,虽然很吃亏,但是她得到了回报。

 

赵泉没有明说,但孙桃桃不是傻子,她和钱有福的事情,赵泉一定一开始就参合了。

 

算了,自己一个女人怎么玩的过两个老奸巨猾的商人,以后防着点钱有福便是了。

 

“既然赵总都开口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钱总答应,以后不找我弟弟的麻烦,他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肯定只字不提。”说出这些话,孙桃桃都觉得羞臊的慌。

 

钱有福松了口气,笑道:“好,这话可是你说的,那你总得赔一件衣服给我吧。”

 

孙桃桃只能去商场买衣服,顺道给王建设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别做她的饭了,经理请吃饭,她晚上打车回去就好。

 

王建设心底有点失落,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周小庄出差是个好机会,他可得把握住了。

 

想到这里,王建设决定去买些可能用得上的东西。

 

孙桃桃不回来吃晚饭,王建设也不用忙活了,好在准备买的菜都还没买,索性坐了两公交去了市区。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孙桃桃下班时间,钱有福今天身体不舒服,自然是没有学习瑜伽,就算身体方便,他也不想,这本来就是他用来泡孙桃桃的。

 

看到孙桃桃要下班了,他整个人都开心的不行,递给赵泉一个你自己慢慢体会的眼神。

 

赵泉自然看懂了,但他不想参合孙桃桃和钱有福的事情,却又不得不给钱有福一个面子。

 

“你自己去把握,我可不管。”

 

他已经和孙桃桃说好,让孙桃桃下班后直接去停车场,两个人便提前朝着停车场走。

 

孙桃桃换了衣服后直接来到停车场,赵泉和钱有福已经在车上了,她坐着车到了吃饭的地方。

 

本来以为只有三个人,到了才发现还有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等在那里。

 

孙桃桃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孩,看着年龄太小的,估计就二十出头,似乎整容过,身高一米六左右,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

 

见到孙桃桃一同来了,她心底多少有点不开心,急忙过去挽住了赵泉的胳膊,甜甜的说:“亲爱的,你可算来了。”

 

声音嗲的让孙桃桃忍不住手握成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赵泉揉揉女孩的头,示意孙桃桃坐下,询问孙桃桃爱吃什么。

 

这是家火锅店,孙桃桃并不挑食,表示没有忌讳。

 

钱有福挨着孙桃桃坐下,点了不少的酒,手很随意的放到了孙桃桃的大腿上。

 

孙桃桃有些反感的将腿挪开,钱有福却再次将手放到了孙桃桃的大腿上。

 

那小姑娘很有眼睛很厉害,隔着桌子注意到了孙桃桃和钱有福的动作,挑眉笑道:“哟,钱哥,您哪里搜罗了这么一个冰美人,这个漂亮的小姐姐似乎不怎么高兴哟。”

 

孙桃桃听的有点烦躁,这小女孩摆明了就是故意想要挑拨离间,虽然她确实很讨厌钱有福,但也轮不到这丫头来多嘴。

 

孙桃桃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道:“小美女,你怕是误会了点什么,我和钱总之间可没什么关系。”

 

钱有福也不反驳,任着孙桃桃撇清关系,反正在他的心里,他和孙桃桃的关系是撇不清的。

 

赵泉害怕大家吵起来,示意女孩别说话,那女孩才憋屈的闭上了嘴巴。

 

可孙桃桃却不想就这么算了,这两天她憋在心底的火可不少,尤其是被钱有福欺负的事情,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发泄口。

 

虽然上午王建设让她心里痛快了一下,到底不是自己动的手,还是不怎么舒坦。

 

她不能朝着钱有福发火,更不能朝着赵泉发火,但她可以朝着这个目中无人的小丫头片子发火。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着当人家小三!

 

她看得出来赵泉并没有那么在意这个小丫头,反观,这小丫头很在乎赵泉。

 

“赵总,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假花啊?”孙桃桃说的时候,故意瞅着赵泉身旁的女孩。

孙桃桃长的好看又有气质,虽然没有那张整容脸搭配的那么精致,但是胜在她真实。

 

这个女孩叫兰兰,中学开始就辍学了,到处吃喝玩乐交男友,之后花钱整了容,便偶遇了赵泉。

 

赵泉当初喝多了酒,看到年轻又好看的兰兰,忍不住下了手,从此以后兰兰便黏住了他。

 

男人对女人都挺有新鲜感,其实两个人在一起也没特别久。

 

兰兰没听明白孙桃桃说什么,赵泉却听懂了。

 

其实孙桃桃来公司应聘的时候赵泉就看上了孙桃桃,不然凭借孙桃桃的资格,他是完全不会要孙桃桃。

 

谁知他还没下手,钱有福这个花花公子却看上了孙桃桃。

 

都是有家室的人,自己的财力不如钱有福,赵泉只能主动退步,但心底多少有些不服气,一直阻拦,这次终于让钱有福得手了,他只好放弃,但也想入孙桃桃的眼。

 

此刻孙桃桃问起这个话题,他便如实回答,“不管是谁,都喜欢真实且美丽的。”

 

孙桃桃扭头看向兰兰,“那美女你呢?”

 

兰兰一心巴结赵泉,赵泉说喜欢什么样的,她就喜欢什么样的,压根就不知道孙桃桃在损她,十分自信的回答%3a“我当然和泉哥一样了,泉哥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你就别妄想勾搭泉哥了,没听到泉哥说喜欢漂亮的。”

 

钱有福虽然一直没说话,却被兰兰的话惹的噗嗤一下笑了,他一笑,赵泉和孙桃桃也笑了。

 

三个人同时笑了,兰兰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孙桃桃在损她,急的紧皱了眉头,朝着赵泉撒娇,“泉哥,你们笑什么呢,我的话有那么好笑吗?”

 

赵泉捏了捏兰兰的鼻子,“没啥,你孙姐夸你漂亮呢。”

 

兰兰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味,却还是没明白过来。

 

很快酒和菜上桌了,钱有福先给孙桃桃和自己倒了一杯,“小桃,我真诚的向你道个歉,这杯酒喝完,我们冰释前嫌。”

 

钱有福一开口,赵泉便知晓了钱有福的目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看身旁的兰兰,再看看孙桃桃,心底多少还是羡慕钱有福的。

 

兰兰看起来确实比孙桃桃好看一些,但他心底清楚,这一切都是假的,而且除了这张脸,兰兰哪里都比不过孙桃桃。

 

赵泉越想越气愤,明明是自己嘴边的肥肉,却到了钱有福的嘴里,“你两个单喝有什么意思,来,大家一起喝。”

 

赵泉给兰兰倒了酒,四个人一起举杯,钱有福很直白的和兰兰碰了一下杯子,“来,塑料花,走一个。”

 

兰兰此刻还没明白孙桃桃说的话,还喝的高兴的很。

 

孙桃桃虽然喝酒,也想喝点,到她心情不好,也怕被欺负,起初喝的很小心,可是喝着喝着她便喝高了,竟主动和大家推杯问盏起来。

 

一杯白酒下肚,孙桃桃就觉得头晕晕的了。

 

钱有福和赵泉是生意人,酒量比两个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钱有福扶着孙桃桃便朝着自己的车上走。

 

“小桃,我送你回家,给个地址我。”

 

孙桃桃喝的头晕的厉害,只想休息,嘴里报着自己家小区的地址,倒在后座就不动了。

 

钱有福见状,将车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将车停住,溜到后座便压在了孙桃桃的身上。

 

孙桃桃睡的好好的,忽然被个人压住,她赶紧反抗,可她已经喝的浑身发软,哪里还有力气。

 

“不要碰我。”孙桃桃嘴里嘟囔了一句,酒气熏天。

 

钱有福哪里肯放开她,伸手就去揉孙桃桃的大肉团,狠狠的揉了两下便将手朝着孙桃桃的下面伸了过去。

 

孙桃桃喜欢穿裙子,今天同样不例外,穿着一身短裙,钱有福很轻易便将手伸进了孙桃桃的小裤里面。

 

他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孙桃桃茂盛的秘密花园,开始揉按。

 

没摸多久,孙桃桃的身体就开始扭曲起来,手去推钱有福的手,“说了不要,不要这样。”

 

因为醉酒的关系,孙桃桃浑身酸软无力,没能推开钱有福的手。

 

钱有福继续行动,很快孙桃桃的那处就是一片汪洋了,十分水灵。

 

钱有福看得一阵兴奋,伸手便拽下了孙桃桃的小裤,将小短裙推到了孙桃桃纤细的腰肢那。

 

他将孙桃桃的两腿分开,利落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下,露出那个大大的东西,朝着孙桃桃的桃源那顶去。

 

孙桃桃的身子一动,钱有福的大兄弟直接扎到了孙桃桃柔软的腿根边上,孙桃桃浑身一颤,似乎有股电流窜遍全身,她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发现钱有福正在对自己做不轨的事情,她立即挣扎起来,厉声道:“钱有福,你这个禽兽,你答应过我什么?”

 

钱有福才不管这些,他已经迫切的想要了。

 

“小桃,我是真的喜欢你,都到这个份上了,你也起了反应,我们就再来一次呗。”

 

孙桃桃使劲的扭动臀部,夹紧双腿,“不,不可以。”

 

钱有福抬起孙桃桃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车内的空间有限,这个动作有点憋屈,但也能行动。

 

他使劲的拍了一下孙桃桃的臀部,示意孙桃桃将臀部抬高点。

 

孙桃桃不肯答应,不停的反抗,可她根本没办法阻止钱有福的动作。

 

钱有福挺着他的大炮,毫不客气得扎向了孙桃桃的秘密花园……

“啊……”

 

孙桃桃尖叫一声,瞪大了眼珠子看向车窗外,这一声尖叫有点大,将钱有福吓得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他雄伟的家伙差点没直接废掉。

 

刚刚钱有福根本就没扎进去,完全不懂孙桃桃发出这杀人般的叫喊是为何?

 

钱有福见孙桃桃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窗外,他转头看去,发现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一身污垢的站在车窗外看着他们,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

 

钱有福吓的差点跳起来,天比较黑,那个男子一直贴在窗户玻璃那看着里面,钱有福越看越觉得不对劲,那个人站在那竟是动都不动一下。

 

孙桃桃的酒此刻已经醒了大半,她也吓的不行,赶紧抓住钱有福的衣服,哆嗦的说:“你……你去将他赶走。”

 

钱有福哪里敢去,身子缩了一下,“这估计不是个疯子就是个傻子,要是个傻子还好说,好哄骗,是个疯子的话怎么办?”

 

对于不正常的人,钱有福还是很害怕,孙桃桃看到钱有福如此没用,没好气的说:“那我们总不能这样呆一晚上吧。”

 

趁着钱有福没注意,孙桃桃顺手将自己的小裤穿上。

 

孙桃桃恨不得将钱有福给打死,把她带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企图对她不轨,这个该死的男人。

 

钱有福没辙了,只能从后座爬到前座去,四处找了找,在车内找了一些吃的,他拿出几袋三明治,将副驾驶的车窗打开,然后将三明治扔了出去。

 

车外的人瞧见有吃的,转身去拿,钱有福则开车一溜烟儿的逃走了。

 

孙桃桃松了口气,示意钱有福送她回家,钱有福刚刚被吓,此刻也没了心思,便将孙桃桃送到了小区门口,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便分开了。

 

孙桃桃长舒一口气,走回家里,心底多少有点开心,毕竟自己升职加薪了。

 

回到家里,发现王建设和何玉兰都不在,有点纳闷,也没多想,便给周小庄打电话,想将她升职加薪的好消息告诉周小庄。

 

可是孙桃桃打了好几个电话周小庄都没有接,发短息也和昨天一样没回。

 

孙桃桃有点郁闷了,有些不解周小庄到底在忙什么业务,为何一直都不理会她,以前周小庄可不是这样。

 

不想多想,下面刚刚还沾了不少钱有福的东西,她只想快点洗干净。

 

殊不知此刻何玉兰和王建设正在楼下的公园里私会。

 

晚上比较凉爽,没太阳,还带着点微风,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夜晚出来散步。

 

那些跳着广场舞的大妈们,站好位置,一跳就是好几个小时。

 

何玉兰觉得家里不方便,便约了王建设出来公园约会。

 

看到何玉兰特意打扮了一下,王建设的心底还是很开心的,没想到还挺有魅力的,能和这个大美人约会。

 

关键自己现在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

 

公园比较小,人却特别多,王建设约会归约会,却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何姐,你大晚上的将我约到这来干嘛?”

 

何玉兰柔媚一笑,“跳舞啊,这的人都喜欢跳广场舞,你天天呆在家里不运动怎么行,走,我带你去跳舞。”

 

何玉兰知道王建设着急了,故意不提那件事。

 

王建设哪里会跳什么广场舞,可是他已经被何玉兰拽到了人群中。

 

何玉兰十分开心,她示意王建设看别人怎么做,然后将王建设的手拿起来便放到了她柔软的腰肢上。

 

王建设的手刚放到何玉兰的小蛮腰上,他便双腿一软。

 

何玉兰的腰肢竟然比孙桃桃的还要细,摸起来很舒服。

 

他忍不住多摸了两下,何玉兰也不反对,只是笑笑,便带着王建设跳了起来。

 

王建设不会跳舞,不停的踩何玉兰的脚,何玉兰疼的很,却忍着,十分有耐心的教着王建设,慢慢的王建设也渐渐熟悉起来。

 

何玉兰柔软的身躯在舞蹈中不停的和王建设摩擦着,两个人的身体偶尔亲密的碰触,在他们贴在一起的时候,何玉兰还会故意去抓一把王建设的大黄瓜。

 

王建设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诱惑,很快下面边起来了。

 

他很想扑到何玉兰,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可是人这么多,他不能动手。

 

两个人继续跳,肌肤相贴之时,王建设发现自己迫切的渴望得到何玉兰这个小妖精。

 

他还不知道,其实何玉兰哪里是叫他来跳舞的,分明就是来勾引他的。

 

王建设欲火焚身,恨不得立刻将何玉兰压在地上。

 

他四处看了看,马上回家是不可能的,孙桃桃在家,回去后他只能一个人窝在房间里,多无趣。

 

他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想就在这公园里和何玉兰来个昏天暗地,绝对不要在像昨晚那样草草了事了。

 

“何姐,我有点累,不如我们四处走走吧。”王建设提议道。

 

何玉兰当然乐意,刚刚蹭了王建设那么久,她就不信这个男人不会想要,想到王建设的那个大家伙,何玉兰就一阵激动,这可是她见过最大的一个了。

 

尝试过它的滋味,何玉兰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好事。

 

“好啊,你想去哪,我就跟着你去哪。”

 

王建设来到孙桃桃家快一个月了,平时会出来溜达一下,所以对这一片十分了解。

 

何玉兰自然也是清楚的,这个小公园有的地方很偏僻,两个人竟是心照不宣的朝着那个地方走了过去。

 

“何姐,我到底哪好?”

 

王建设想知道何玉兰为何会看上他。

 

何玉兰当然不会告诉王建设,她只是看上了他特殊的能力。

 

“你哪都好,会关心人,做饭好吃,活还好。”何玉兰说完,直接挽住了王建设的胳膊。

 

王建设停下了脚步,问:“何姐,那你可知道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是哪里?”

 

他现在可是要带何玉兰去野战,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何玉兰呵呵一笑,将一个纸团塞到了王建设的手中,那个俏皮的样子还真让王建设心动。

 

“我知道啊,不就那个地方。”何玉兰伸手,指向了公园的一个偏僻角落。

 

那个地方一般没人会去,尤其是晚上。

王建设看了一眼何玉兰手指的方向,又看了看手指的纸团,有点不解,“这是什么?”

 

“你猜?”

 

何玉兰说完将头靠在了他是胳膊上,笑眯眯的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王建设身体一僵,这话怎么就那么熟悉,他记得这话孙桃桃也说过,心底感叹,要是眼前陪他来野战的人是孙桃桃该多好。

 

纸团揉的皱巴巴的,王建设并没有打开,猜测道:“这不会是你写的情书吧?。”

 

何玉兰汗颜,还没来得及解释,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公园的一角,那里有大片的树木,能跟把人遮挡起来。

 

“算了,你扔了吧。”

 

何玉兰也懒得解释了,过去便抱住了王建设,手朝着王建设的下面抓去。

 

“建设,来吧,我可是想你一整天了。”

 

王建设站在那没动,总有种不是他玩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玩他的感觉。

 

何玉兰柔软无骨的小手很快就摸到了他的那里,有技巧的抚弄起来。

 

王建设闭着眼睛享受,刚刚心底的不快此刻已经烟消云散。

 

他觉得不管谁玩谁,能够和这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在一起办事,值得了。

 

何玉兰已经开始脱王建设的衣服,王建设也不怂。

 

这种事情他觉得不应该让女人主动,伸手直接将何玉兰的衣服给扒拉下来,手放到何玉兰的柔软上揉捏了几下,随后滑向她的腰际。

 

不远处有人路过,可谁都没往这边看。

 

“建设,刺激吗?”

 

王建设当然觉得刺激,这里虽然隐蔽,但是人来人往的,只要他们发出一点动静来,就会将人给吸引过来。

 

如此一想,王建设的大家伙便翘的更高了,他不客气的将何玉兰的身子转了过去,示意何玉兰将臀部翘起来。

 

他用手摸了摸何玉兰白净挺翘的臀部,笑道:“刺激,怎么不刺激,只是摸摸都很有感觉。”

 

何玉兰的臀部圆润挺翘,还特别滑溜,让人爱不释手。

 

王建设一直摸着,何玉兰都快急死了,她想念王建设的大家伙都一整天了,此刻到了这一步,不懂王建设还在那磨蹭什么。

 

她恨不得立刻抓起王建设的大家伙塞进自己的下面。

 

“建设,有个地方更有感觉。”

 

何玉兰刺果果的勾引让王建设的心情又好了不少,他掰过何玉兰的臀部,手伸到那往下摸了摸。

 

何玉兰的秘密花园,感觉那已经准备好了,他才掏出自己的大宝贝,朝着何玉兰的靶心扎去。

 

“唔……亲,亲爱的,轻点。”

 

何玉兰被扎的身体一缩,整个人跟被顶穿了一般,不过她好喜欢这种被填满的感觉。

 

何玉兰身体被刺激的一缩,王建设的大家伙便被夹的紧紧的,他差点晕厥过去。

 

不得不说何玉兰的身体真的很稚嫩,而且紧致的很,只是被夹了一下,王建设就迫切的想快速活动。

 

“我的大吗?”王建设一边运动,一边问。

 

他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牛,不停的耕耘着何玉兰那块肥沃的地。

 

何玉兰浑身颤抖,她特别想喊出声音来,可是她不敢,只能低声说:“大,唔……好大。”

 

两个人便在那翻云覆雨起来,偶尔还得注意一下过往的路人,但尽管如此,两个人都大有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

 

他们完全将孙桃桃抛在了脑后,而此刻的孙桃桃……

 

孙桃桃回到家有点头疼,瞧见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她索性整个人躺在沙发上,想等王建设和何玉兰回来。

 

她的眼睛盯着厨房,脑海里忽然想起了王建设。

 

她想起了王建设在厨房忙活的背影,想起了王建设健硕的胸膛和结实的臂膀,更想起了王建设那雄伟的大宝贝。

 

孙桃桃的脸瞬间变得绯红,之后脑海里出现了王建设今天救她的场景。

 

她的心有些动容,想着想着,居然有点想要了。

 

孙桃桃被自己突兀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她瞪大眼珠子,有点不敢相信。

 

可是这种感觉确实存在,她特别想发泄一下。

 

她看到不远处,厨房的案台上放着一个大茄子,她竟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个大茄子。

 

心底下意识的想起了那天,王建设的大黄瓜的头扎进去的异样感觉。

 

她浑身一软,拿起那个大茄子看了几眼。

 

虽然比王建设的大黄瓜小了一些,却比周小庄的大不少,她想起抽屉里有很多小雨衣,便拿着茄子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给反锁上。

 

她三下五除二的从抽屉里拿出了那盒还没用上几个的小雨衣,利落的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雨衣,然后小心的套在了茄子上。

 

孙桃桃的心紧张不已,连呼吸都变得急促,她没想到自己竟是变得如此羞耻和饥渴,用茄子代替那个,臆想着是自己男人的大家伙。

 

她躺到床上,慢慢的将红色的小裤脱下,两腿岔开,双腿微微弓起,白皙的手指伸到两腿之间。

 

她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秘密花园,发现竟跟决堤了般,下面还酥酥麻麻的,她便将套着小雨衣的茄子拿了起来,慢慢的朝着自己的下面塞了进去。

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大茄子竟是如此容易的进去了。

 

进入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那股快感闷哼了一声。

 

可是这个感觉和王建设的大家伙相比好像终究还是少了一些什么。

 

此刻已经找不到其他代替物品,孙桃桃只能将这个当成王建设的大家伙。

 

她开始慢慢的进出,然后将速度慢慢加快,好让自己享受更多的快感。

 

如此快速的运动着,孙桃桃发觉这感觉也不差,不过她心底还是对王建设的那个大家伙比较渴望。

 

孙桃桃正玩弄的舒服的时候,客厅忽然传来了开门声,紧接着何玉兰的声音响起,“小桃,你在哪呢。”

 

孙桃桃马上就要到达顶峰了,突然回来的何玉兰将她吓的赶紧将茄子拿出来,快速取下茄子上的小雨衣,将小裤朝着床褥下一塞,小雨衣丢进床底,过去打开房门。

 

“玉兰,你回来了。”脸上笑着,心底却很不是滋味,觉得特别难受。

 

何玉兰看到孙桃桃的样子有点怪怪的,脸颊绯红,心底狐疑起来。

 

但她并没有揭穿孙桃桃,将脚下的鞋子脱掉,“太热了,拽着建设去公园走了一圈,累死了。”说完朝着房间走。

 

孙桃桃应了一声,抬头时正巧和王建设四目相对,她慌张的低下头。

 

她刚刚可拿着茄子当人家的大家伙,臆想着跟她办事呢,心底多少有点心虚,害羞的转过身子,小跑回房间,心紧张到不行。

 

她才进去,便看到何玉兰跟个福尔摩斯一样在屋内到处乱看乱晃。

 

孙桃桃的心一下子变得紧张不已。

 

她是看出什么了吗?

 

孙桃桃心底担心,何玉兰已经好奇的朝放在床上的那根茄子走了过去,她拿起来看了两眼。

 

“亲爱的,这里怎么有根茄子,还油油的。”

 

孙桃桃紧张的呼吸都快停止了,忍不住偷偷庆幸,她刚刚机灵的将小雨衣给扔到了床底下,不然就被何玉兰给发现了。

 

却不知凭借何玉兰老道的经验,她一眼就看出那根茄子上的油是什么油。

 

“哦,我本来想做饭来着,可是我发现我不会做油淋茄子,所以就拿着茄子搜做法,这不还没来得急去做,你们就回来了。”孙桃桃解释道。

 

可说出口后孙桃桃就后悔了,她都觉得这个理由扯蛋的很,但是除了这个荒唐的借口,她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

 

何玉兰像是听懂了一样,拿着那茄子看了两眼,戏谑的说:“哦、这样啊!我看这油淋茄子还是别吃了,我发现这茄子已经被一张嘴吃过了。”

 

她扔掉了茄子,朝着孙桃桃扑了过去。

 

“说,快说,你是不是寂寞了。”

 

何玉兰的手不停的挠孙桃桃,继续问:“你家小鲜肉看起来那么壮实,你咋不试试。”

 

孙桃桃的脸蹭的一下,红的跟苹果一般,狠狠的瞪了何玉兰一眼。

 

“去你的,就会瞎说,你要觉得他壮实,你去。”

 

嘴里那么说,孙桃桃心底却很难受,她何尝不想,可是那是自己闺蜜的弟弟啊!

 

何玉兰心中一乐,暗自道:“哼,这么好的东西,老娘早就得到了,还会等。”

 

不过,她却没敢告诉孙桃桃。

 

两个人继续打闹,可何玉兰的话,如同一颗种子,种在了孙桃桃的心里。

 

起初这颗种子安静不动,孙桃桃想着等老公回来了,她就更加不会那么想了,可是慢慢的她发现自己错了。

 

这一天周小庄根本就没有回复孙桃桃,而是第二天中午才回孙桃桃的消息,说是太累了。

 

而且周小庄并没有按照他说的过几天就回来,直接变成了不确定。

 

孙桃桃觉得周小庄好像变了,甚至觉得周小庄在外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变得如此的不在乎她。

 

起初孙桃桃很生气,可是后来她反倒很希望周小庄在外真有个人,这样她心底的罪恶感就没了。

 

这几天她快被钱有福缠疯了,也越来越想王建设的大家伙。

 

想着周小庄在外玩的嗨皮,她也可以在家放飞一下自己。

 

这天,孙桃桃和赵泉还有钱有福一起出去吃饭,孙桃桃又喝多了一点,钱有福因着家里有事回了家,她便一个人回去。

 

走在马路上,孙桃桃发现她脑海里有个想法居然越来越强烈,她竟特别想去和王建设睡一觉。

 

她想努力将这个想法忘掉,可是她完全做不到。

 

回到家后,孙桃桃蹬掉鞋子,朝着客厅内走,看到王建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建设,你看电视啊,玉兰人呢。”

 

王建设看着满身酒气的孙桃桃,又心疼又无语,一个女人总喝成这样,肯定心底有什么事情,他不好多问,只能憋在心底。

 

“何姐今天有事,说不回来了。”

 

孙桃桃心中一惊,想着这是不是上天给她和王建设的一次机会。

 

每次和王建设差点发生关系,不是喝多酒了就是打雷,这次她能不能也装作喝醉了,和王建设发生点什么。

 

孙桃桃的脑袋已经被酒精麻痹的差不多了,加上她心底一直的期望,她大着胆子走过去挨着王建设坐下。

 

“建设,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王建设心里一紧,这是想赶自己走吗?

 

“还行,下个月就考试了。”

 

孙桃桃一愣,下个月?那不就是说,还有二十几天他快要走了?

 

王建设见她呆住,刷的一下站起身,说:“孙姐,你等下,我给你买了礼物。”

 

 

 

看到王建设醒了,何玉兰俏皮一笑,“惊不惊喜,唔……意,意不意外,小桃都不知道我回来了。”

 

何玉兰说话气喘吁吁的,还不忘继续去动自己的身体。

 文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